国家医保谈判五年,药品从3个增加至97个

来源:健康时报

“10元零5分可以除尽”“9元9角9分很好听”、“这么大的量,回款又这么有保证,快,请签上!”……随着12月的到来,各地“灵魂砍价”的画面在各地又一次再现,一年一度的国家医保谈判结果也即将出炉。这些工作都离不开一件事:国家医保谈判。

“4.4元太多,难听,再便宜点”!这可不是在菜市场买菜,而是2019年央视新闻播发的医保局专家与商家谈判的视频新闻,专家一路上将一款药品从5.62元砍到4.36元,因此被称作“灵魂砍价”。

起步:药价谈判的雏形

回顾最早的国家药品谈判是在2015年10月,首次国家药品价格谈判便开局良好,成效显著,谈判药品价格降幅明显。

据国家卫健委官网的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提出分类采购的新思路,要求对部分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药品价格谈判机制。在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原国家卫计委等16个部委建立起部门协调机制,组织开展了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工作。

“相比于以前,价格的确是降了很多”,北京一位30余岁的乙肝患者表示,近年来一直在服用韦瑞德这款药物。此前1400元/盒,如今500多就能买到。

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表示,肺癌、乙肝在我国是发病率较高的两种疾病,由于各省发病情况,经济发展、管理部门权限不同,可能出现医保报销情况不一致的情况。医务人员对于药物认可度,也会影响进入医保的选择。各部门如何更好的衔接,是决定能否纳入医保至关重要的因素。从疾病控制上,进入医保以后,也会让更多的病人受益。

据原国家卫计委介绍,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开局良好,成效显著,提高了乙肝、肺癌患者用药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使人民群众成为最大受益者。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谈判药品价格降幅明显。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3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

二是谈判结果与医保相关政策接轨,患者个人用药费用负担进一步减轻。在2017年2月,这3种国家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按照规定,谈判成功药品将纳入《药品目录》按乙类药品报销的药品,在纳入《药品目录》后,可在个人自付部分费用后由基本医疗保险予以报销。规定协议期为两年,期满后将按照最新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调整。

三是谈判药品适用范围广、临床效果好。替诺福韦酯对于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适应证广泛,对妊娠期妇女具有很好的安全性,且可用于各种耐药的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可使符合适应症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治疗的精准性提高、生存期延长。

发展:由“3”至“97”

“高度紧张”“压力山大”“谈判第一天,手环监测数据全天压力红标”……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副局长刘宏亮在2019年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分享医保谈判过程。

国家医保局官网资料显示,在2017年,有利拉鲁肽注射剂等36种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平均降幅达44%,降幅最高达到70%;2018年,开展抗癌药医保准入专项谈判,将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报销目录,平均降幅达56.7%。

而在2019年,这一谈判药品种类增加到了数百个。据国家医保局官网公开的资料显示,2019年谈判的药品共涉及150个,其中包括119个新增谈判药品和31个续约谈判药品。涉及癌症、罕见病、小脑血管、儿童用药等药品。其中,共97个药品谈判成功。

据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在新闻发布会中介绍,2019年谈判成功的97款药品,全部纳入医保目录乙类药品范围。其中,119个新增谈判药品中,有70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下降60.7%。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平均降幅在65%左右,31个续约药品中有27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26.4%。

福建省泉州市市民黄先生患有肺癌两年多,他使用了一款名为奥希替尼的新型靶向药。这款药在2019年谈判之前,价格是51000元一盒,在2019年通过国家医保谈判后,价格降到15300元一盒,加上当地医保报销,黄先生只需自费3920元一盒,费用与之前相比,大大降低。

未来:今年已有751个药品通过形式审查

从医保局公示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来看,今年有751个药品通过形式审查,参与谈判的品种数量将会再一次创新高。其中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用药有12个;纳入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鼓励仿制药品目录或鼓励研发申报儿童药品清单,且于2020年8月17日前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药品有28个,其中7款用于抗癌的PD-1/PD-L1产品呼声较高,目前7种药品都已经通过了形式审查。

“参与谈判的主要是一些专利或独家药品的医药企业,很多都是进口药品企业。对这些药企来说,能不能独家拿下有着14亿人口的中国市场,通过进医保大幅增加使用量,虽然价格降了,但用量可能大量增加,总的利润将更多,所以这些药企还是有动力参与谈判。”今年5月,四川省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处副处长王怡波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同时,王怡波强调,对于代表14亿老百姓的医保谈判专家来说,能不能谈判成功,以什么样的价格进入医保报销,谈判的结果直接决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谈判得好,价格合理,意味着老百姓又可以用上一种好药,同时为群众和医保基金节约很多钱,如果没谈好,没成功,可能又少一种好的药品选择。

从此前医保准入谈判情况来看,2017年、2018年谈判成功率较高,都超了过80%;谈判成功药品的平均降幅也持续走高,到2019年,70个新增谈判成功药品的平均降幅达60.7%,按照以上趋势,预计2020年的谈判成功的药品数量将持续增多,更多的药品将为民众减轻支付负担。

11月3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人民要论·回顾“十三五”·展望“十四五”)》署名文章中指出,,将强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协同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打通降价药进医院“最后一公里”,将政策红利引导到临床端。扎实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基本药物数量由520种增加到685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