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购“疫苗瓶”!小玻璃瓶成新冠疫苗一大“瓶颈”

来源:央视财经

随着多国制药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进入后期试验阶段,各国开始准备接种计划,不过疫苗研发成功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一剂疫苗,从实验室到最终的人体接种,还将历经重重挑战,即便解决了研发、大批量生产的问题,与之息息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事实上,在新冠疫苗即将量产之际。装载疫苗的玻璃瓶已出现紧缺迹象,疫苗是化学制剂。一旦与玻璃瓶发生化学反应,就会被污染,产生安全隐患,因此疫苗所用的玻璃瓶并非普通的玻璃瓶。而是中硼硅玻璃瓶,其化学性能稳定,耐水、耐酸,美国、欧洲等国均已经强制要求所有注射制剂和生物制剂使用中硼硅玻璃包装。我国药用玻璃制品目前正在从以钠钙玻璃和低硼硅玻璃为主向中硼硅玻璃过渡,截至7月底,中国已获批进入临床阶段的7个新冠疫苗,疫苗瓶材料均采用了中硼硅药用玻璃。

有分析机构预测,若每人接种3次,新冠疫苗全球渗透率达到20%时,需要疫苗瓶50亿支。全球渗透率达到70%时,需要疫苗瓶将近160亿支,全球范围内,几乎所有参与新冠疫苗研制的生物医药公司都在排队抢购疫苗瓶,公开资料显示,仅强生一家公司就已购买了2.5亿个疫苗瓶。

疫苗对温度极其敏感,世卫组织的一项研究预估,全球每年有多达50%的疫苗被浪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温控和完整的冷链物流,目前两家进展较快的公司辉瑞和莫德纳研发的都是mRNA,即信使核糖核酸疫苗。

对温度条件有严苛的要求,辉瑞公司的疫苗必须保持在零下70摄氏度的环境下。目前在尚没有足够的超冷低温冷柜设施的背景下,大量的干冰成为替代方案,辉瑞开发了一种特殊的恒温盒,利用干冰可以将疫苗储存10天。

在美国马塞诸塞州,马克和他的团队正在加紧为疫苗厂商生产干冰,在新冠肺炎疫情限制措施期间,美国汽油需求下降。一些将二氧化碳作为副产品来生产的乙醇工厂被迫关闭,导致美国二氧化碳短缺。

棘手的是,在国际货物运输中,干冰被列为危险品。德国汉莎航空警告,干冰降低了飞机运输疫苗的能力。机上存放干冰数量有限制,一般在500至1000公斤以内。

为了让疫苗能够大规模处理、安全运输和快速分发,航空货运能力也不能拖后腿,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首席执行官朱尼亚克称其为全球航空货运业的“世纪使命”。据国际航协估算,如果按照全球75亿人每人一剂新冠疫苗来算,需要8000架次满载的波音747货机立即行动起来,才能满足运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