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米寄生虫肆虐非洲!350万人遭受龙线虫入侵身体

来源:徐德文科学频道

在广袤非洲的水塘中,有一种被认为只感染人类和水蚤的可怕寄生虫,最长可达120厘米,从远古时期就开始袭扰人类,却一直不为人们所重视。到1986年的时候,一年就有350万病例发生,导致人们的巨大痛苦,甚至劳动能力的丧失。经过多年的治理之后,这种寄生虫已基本快要绝迹,被认为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消灭的寄生虫。然而近年来它却远涉重洋,来到了澳大利亚和越南,人们开始担心它再度卷土重来,对全世界构成严重威胁。

1、龙线虫长达120厘米,利用人体繁衍后代

麦地那龙线虫(学名:Dracunculusmedinensis),又名几内亚龙线虫,是一种靠寄生而存活的线虫,生活在亚热带地区与热带地区,25至30°C之间的温度最适宜龙线虫幼体发育。

几内亚龙线虫成虫宽约1-2毫米,像一根白色的细线寄宿在宿主体内,通常情况下雌性成虫可长到约70-120厘米,和一张书桌差不多,而雄性成虫最多只能长到4厘米,所以入侵人体的都是雌性线虫。

在淡水池塘中有很多幼虫虫卵,当水蚤将虫卵吞入体内,几内亚龙线虫卵就依托宿主开始汲取养分进入第2阶段。

倘若虫卵没有顺利进入人体,则最多可存活三个星期,在这段时间虫卵必须顺利入侵水蚤才可继续获得养分,在水蚤体内的幼虫,一般可存活4个月左右。

非洲中西部地区因为靠近赤道,温度较高,一些小池塘就成为当地人唯一的饮水源。

由于条件限制,非洲人会直接饮用池塘水,而不是将水过滤、净化后饮用,水蚤这时就可能趁机侵入人体。

但水蚤进入人体实际只是为龙线虫做好事,因为它自己会很快挂掉并被消化吸收,此时线虫幼虫开始进入第3阶段的生长,穿过人类宿主的胃或肠壁,游进腹腔和腹膜后隙。

大约三个月后,幼虫变得成熟开始进行交配,雄虫交配后英勇献身,并被人体逐渐吸收,雌虫则潜伏在人体中肩负起孕育后代的重任。

大约一年后,受精雌性成虫会迁移到可以经常接触水的皮下组织中,如手臂、手腕、脚和脚踝,开始为孕育后代谋划胜利大逃亡。

抵达皮肤边界时,它们并不会暴力撕咬,让人类皮开肉绽顺势溜出,而是分泌某种刺激性的物质,让下肢皮肤产生水泡并伴随灼烧感。

此时为缓解痛苦,被感染者会将有灼烧感的部位放入水中浸泡,而这才是几内亚龙线虫真正的目的。在浸泡24-72小时后,龙线虫会释放出一种乳白色液体,里面包含数百万只未成熟的幼虫,破皮而出进入水体,当桡足类动物吞下幼虫时,龙线虫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生长周期。

龙线虫离开人体后,会有部分幼虫残留在伤口形成溃疡引发细菌感染。更可怕的是,一些寄生虫会在身体里迷路,溜进心脏或脊髓,让人瘫痪甚至死亡。如果没有及时对关节周围的感染进行治疗,也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甚至截肢。

2、清除过程残忍,可潜伏体内4年

几内亚龙线虫进入人体究竟应该怎么办?目前还没有疫苗或药物可以治疗或预防,唯一的解救方法是将其取出,但整个过程却是痛苦至极,就像是被火烧一样。而不进行治疗的话,则可能导致继发感染,残疾甚至截肢。

要去除寄生虫,必须将起泡部位放入水中,诱使龙线虫离开人体。当线虫探出脑袋后,便可将其慢慢拉出,但用力不可过猛,避免半途扯断,造成更严重的感染。

整个取虫过程,极其痛苦,通常情况下会将取出来的部分虫体缠绕在棍子上,避免线虫二次缩回体内。

而这个虫体缠绕在棍子上的形象,也成了古希腊医疗标志的象征——斯克勒庇俄斯之杖或称为蛇杖的来源,目前世界医疗急救标志“生命之星”及世界卫生组织旗帜中都有这个蛇杖。

由此可见,人类遭遇龙线虫的祸害已经有多么漫长的历史,多少人受其折磨苦痛不堪,甚至致残或死亡。

由于成虫有70-120厘米长,因而只能慢慢拔出,每天最多10厘米,通常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完全取出,有时甚至需要数周时间。

然而有时体内可能不止一条线虫,而是多达几十条,那就是永无止境的痛苦了。

即使所有线虫都顺利取出,恢复过程也是相当漫长,并且来年还有可能再次感染。

3、1000万美元资助,解救10亿贫苦人民

几内亚龙线虫病是一种因饮水问题而产生的热带病(NTD),长期以来一直不被重视,这些被忽视的热带病除了几内亚龙线虫之外,还包括寄生性、病毒性和细菌性疾病,在全球范围内导致超过10亿人患病。

患病的大多数都是世界上最贫困的人们,疾病损害他们的身体、认知,导致母婴疾病,加剧死亡,使原本就不富足的非洲雪上加霜。

非洲地理条件的限制,加之疾病的流行,导致生活环境无法改善,被忽视的热带病就这样周而复始,让非洲人在贫苦与疾病之间苦苦挣扎,始终难以逃离。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数十年的根除计划,主要是通过帮助当地居民使用清洁的饮用水,教育患者避免把肢体放入饮用水中浸泡等措施,建立良好的卫生习惯,已经将几内亚龙线虫控制在非洲少数几个国家,并且发病越来越少。

根据统计,1986年的时候感染人数曾经达到了350万人,到2018年已仅有28位感染病例,这种肆虐人类已数千年的疾病已有望被彻底消灭,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被消灭的寄生虫病。

与此同时,其他热带病也逐步受到控制,与十年前相比,遭受热带病威胁的人数已减少了整整6亿。

有42个国家至少已击败了多个热带病,并至少灭绝了一种。

然而,几内亚龙线虫仍有可能卷土重来。

2014年,一位居住在墨尔本的38岁苏丹移民发现自己的脚肿了,X光显示脚底有超过一米长的线虫(只是分解部分不是整条),并且这条几内亚龙线虫已经在他脚部生活了4年以上。

2020年,一位完全不相干的越南当地居民感染了几乎灭绝的几内亚龙线虫,导致人心惶惶,有猜测称几内亚龙线虫病会卷土重来,甚至席卷全球。

目前已有研究表明,几内亚龙线虫并不只传染人类,狒狒、猫、狗、青蛙、鱼也被自然感染了,而雪貂已被实验证实可以感染,这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就在上月28日,人道主义组织卡特中心(CarterCenter)已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获得10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彻底根除几内亚龙线虫病。同日,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人表示:“在过去,被忽视的热带病影响着十亿多贫困人口,到2030年将解决20种此类疾病,结束被忽视的热带病之灾。”

已经肆虐100万年的几内亚龙线虫会彻底被清除吗?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只要大力发展卫生事业,建立良好的卫生习惯,一些病毒寄生虫的传播感染途径就可以被抑制,想卷土而来可没那么容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