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连桂:怀瑾握瑜 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发布时间:2014-08-2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导语

他,曾为了父亲的病情遍访国内外名医,却由此踏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他,曾立志成为一位蜚声国际的书画家,却因缘际会与治病救人结下不解之缘;

他,与医疗界大家并肩而行,提出了“连桂平衡疗法”、“结构美容学”等学术主张,创造了面神经治疗领域的奇迹;

他,谦逊有礼,热心公益,在面瘫关爱中心的基础上与“大医博爱”公益平台对接,造福了千万患者;

他,就是北京伊济源面神经学研究院院长孙连桂。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人物简介

孙连桂:北京伊济源面神经学研究院院长、创始人,现任中国发明协会常务理事,天津市预防医学会第四届理事会常务理事,香港华人华侨总商会名誉会长。孙连桂专注面神经研究二十年,先后发表了《面神经研究领域新发现》、《治疗面部神经疾病从激活神经末梢功能开始》、《运用科学管理手段将技术成果“小题大做”》、《浅谈面神经麻痹》、《浅谈面肌痉挛》、《浅谈三叉神经痛》等论文,2013年9月2日,在国际结合医学杂志发表论文《连桂平衡疗法治疗面神经疾病的病例报告》。其发明的“连桂平衡疗法”、“结构美容法”等成果获得第14届全国发明展览会金奖、第26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奖、第5届华沙国际发明展览会三项金奖等荣誉,并被列入《北京市重大科技成果推广计划》和《国家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为广大面瘫患者带来福音。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北京伊济源面神经研究院院长孙连桂在接受飞华健康网专访

事迹回眸

起因:扇枕温衾为父治病

提起入行的原因,孙连桂院长总是连连摆手:“我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当年父亲病发后遍寻国内外中西医名家求诊,但是得到的答复无一例外都是无能为力,眼看着父亲日渐消沉,受病痛折磨,我就赌了一口气,一定要想办法给父亲治好。为此翻阅了无数典籍,再结合本身所学的营养学,研究出了最早的外敷疗法,没想到一敷成名,不仅治好了父亲的病,还一传十、十传百,吸引了很多患者慕名而来,因而才逐渐有了今天的成就。”

如果没有接触过面瘫患者,很多人可能无法了解他们的痛苦,这种疾病虽然并不致命,但是对于患者的心理打击却是残酷的。口歪、眼斜、面颊肌肉时不时地抽搐,以及控制不住地流口水等症状,会使患者连最基本的进食和饮水都不能安全有效地进行,更不用说在日常交际的过程中,要面对众人或惊诧,以及同情目光中所带来的精神压力。对此,曾深受此病困扰的我国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教授都不无感慨地说:“面瘫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疾病,它给患者带来了严重的身心折磨”。不幸的是,此前并没有关于面瘫的专项研究,在中医和西医治疗方面都还停留在探索阶段,很多面瘫患者一旦确诊,无异于灭顶之灾。

时间倒退回二十年前,孙连桂院长的父亲正值壮年,却不幸得了面瘫。这对于一向精干、坚韧的老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病情的折磨下,老人变的易怒、自闭,精神日渐萎靡。孙连桂院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开始四处打听哪里能够治疗面瘫,从国内顶尖的西医三甲医院到盛名远扬的中医名家,只要有人介绍,他都带着父亲上门求诊。药,吃了不少;针灸和偏方也做了尝试,但是病情却未见好转。渐渐地等他再次登门的时候,医生都连连摆手:“不用来了,这病也就这样了,治不好”。努力了这么久,却得到这样的结论,孙连桂院长在心里憋了一口气——怎么就治不好了,这病有这么难治吗?

回到家以后,孙院长开始翻阅中外关于面瘫治疗的典籍,从书上他了解到,面瘫是老百姓的俗称,这种疾病学名为面神经麻痹或面神经炎,是以面部表情肌群运动功能障碍为主要特征的一种常见病、多发病,且发病不受年龄限制,临床上分为中枢型面神经麻痹和周围型面神经麻痹两种,其中周围性面瘫发病率很高。为进一步了解导致面瘫的病因,孙连桂院长自修了西医的解刨学,彻底摸清了面部神经分布和运作机制。几经辛苦之后,他发现在人的额头两侧,耳朵与眼角的斜上方有一个神经交汇点,主要掌控人的面部肌群运动,通过对这一点的刺激,可以有效缓解面瘫患者的症状。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谈到治疗点的发现过程,孙连桂院长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人体脸部神经分布图,他说:“因为自幼学习美术绘画,已经在我身体里留下了根深蒂固的绘画习惯,所以我在看事物时的角度与其他人不一样。医生在看解刨图时,是按照印刷习惯,自左向右或者自上而下的看,而我在看图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构图,是格局,所以是360度的看。结果我发现,人的面部神经在向上延伸的过程中,有一个汇集点就位于头骨的两侧”。这是一个爆炸性的发现,如今这一点已经按照它的名字命名为“连桂点”,成为我国面瘫治疗的突破点之一。

“连桂点”的发现,大大坚定了孙连桂院长为父治病的决心,他开始尝试自己调配药膏配合治疗,为明确病程发展,在每次为父亲治疗前后都会拍照存档,再通过照片比对确定诊疗效果,及时调整治疗手段。但是治疗过程却比孙连桂院长想象的还要漫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治疗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进展。有时候,他甚至自嘲地想:“有那么多医生研究了很久很久,我一个外行,就凭着一时冲动就能解开这个谜题吗?”但是遗传自父辈的韧性给了他不服输的性格,他吃饭在想,走路在想,睡觉在想,甚至在和人交谈时也在想,人的面部神经和皮肤层次,已经在他的脑海中被分割整合了无数次,结合中医的针灸、按摩手法,通则不病的治疗理论,如何疏通面部神经,解除病态呢?在先后尝试了按压、揉搓等手法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一台无动力洗衣机,通过震荡的方法洗涤衣物,排除污垢,心里断裂的链条似乎一下子连接上了。再次尝试之后,父亲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发现像被糊了一层假面的脸上,又有了透气的感觉,这代表着孙连桂院长的治疗终于有了效果。果不其然,在此后的治疗照片对比中,可以看到父亲的病症日渐减轻。半年之后,外出遛弯的父亲偶遇以前的病友,被紧拉着手追问“您这是在哪治的,看起来就和没病前一样,一定要告诉我啊!再这么下去,我都没法活了。”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原本在治好父亲之后,计划回归自己喜爱的绘画艺术专业领域的孙连桂,不得不肩负起了治病救人的责任。

发展:怀瑾握瑜与专家比肩

在众多前来求诊的患者当中,有一位特殊的患者,他就是我国心血管领域学术带头人胡大一教授。谈到与胡教授结缘的过程,孙连桂院长笑着说:“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神奇,胡大一教授为推广‘大医博爱’公益平台,带病到和田出差,经援疆领导推荐知道了我,回到北京后,他的又一位身为卫生系统领导的朋友也推荐了我,才下定决心,到我这里看病,三个月后他基本康复,对于我的治疗方法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说有好的治疗方法就应该造福患者,鼓励我将面神经学发扬光大,并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帮助。”

在治疗其他面瘫患者之初,孙连桂院长并没有长远的发展规划。在他看来面瘫治疗只是他的副业,终究还是要回归自己喜爱的艺术。但是,目睹了面瘫给父亲带来的痛苦,他总是不忍心将前来求诊的患者拒之门外。从父亲的病友到病友的病友,他的出现就像是一粒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面,影响深远。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父亲以前看病医院打来的电话,相熟的护士长诚恳地说:“孙先生,我们这里有一位患者听说了你父亲的事,希望能见你一面。”

令孙连桂院长没有想到的是,此次会面改变了他的事业发展轨迹。他的求诊人群开始从零散的患者向医院患者转换,他的名气开始经由患者向医院门诊、科室、部门传播,终于有一天,总参管理局医院院长和人民大学医院院长先后找到了他,邀请他与医院合作开设特色诊疗。一条意想不到的事业发展道路,铺设在了孙连桂院长脚下,而大量临床病例的积累,使得孙连桂院长对于面瘫诊疗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开始有意识地规范自己的治疗方法,整理以往所保存的图像病例,这也是他在国内医疗行业的首创,完整的记录了患者从病重到康复的过程,成为了面瘫病理研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在治疗与研究齐头并进的过程中,“连桂点”理论逐渐发展成为连桂平衡疗法,也称为双向人体平衡营养疗法,该疗法首先采用高新技术对患者面部数据进行采集、分析、处理,通过能量共振、数学模型的建立,可有效准确地定位疑难性面部神经疾患损伤点,在强大数据库支持下,将各层次的末梢神经及其它围绕定位点,采用软件技术进行数据融合,智能检索,首创了一套完整的标准化治疗方案。2012年,在胡大一教授的帮助下,孙连桂院长邀请了国内多位知名专家进行权威鉴定,结论显示,该疗法无痛无创伤,无毒无副作用,对疑难陈旧性面部疾患的神经功能恢复,具有独特疗效。而且此疗法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具有原创自主知识产权。

此时的孙连桂已经是北京伊济源面神经研究院院长,他对于面神经学的研究,已经从单一的面瘫治疗向学科体系发展,涵盖了面神经治疗体系、结构美容体系、肢体局部神经末梢健康体系,从医疗到美容,再到肢体康复,孙连桂院长的学术主张开创了国内外面神经研究领域的先河,他突破了陈旧的治疗理念,以无创手法治疗面神经麻痹,他的治疗方法植根与西医的解剖学,又融合了中医的药理研究,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认可。

针对面瘫治疗,孙院长提出了个性化治疗和整体治疗方案。他指出,之所以强调面瘫治疗的个性化,是因为面瘫患者的病症表现不断变化,治疗人员要根据病症表现确定损伤部位,进而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案。因此,采用连桂平衡疗法治疗面瘫,每天都要对患者面部图像进行采集、分析,根据患者面部采集数据不同,超声功能引导的位置和频率也会做出相应调整,功能性锻炼的动作和要求也将不同,看似相同的治疗方案,实则每天都在变化。

除此之外,治疗医生还要帮助患者重新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很多面瘫患者因为之前求诊的效果不佳,很容易对治疗失去信心,接受损伤性治疗的患者还会对治疗产生恐惧心理。因此,消除患者社会交往心理障碍,重新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是心理治疗的首要环节。可以说,面瘫的个性化治疗与整体康复是相互结合、不断递进、密不可分的。只有整体康复才能让患者真正恢复健康,完全摆脱疾病的困扰和带来的阴影。

而在此基础上诞生的结构美容体系和肢体局部神经末梢健康体系,虽然问世的时间并不算久远,但是因为其研发基础与面神经治疗体系同出一源,可以预期其未来的发展前景并不亚于后者,甚至因为受众更为广泛,影响也将更为深远。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孙连桂:怀瑾握瑜开创面神经诊疗新篇章

展望:鸿鹄之志为发展布局

孙连桂院长常常说,伊济源面神经研究院能够发展到今天,离不开行业内各领域专家的鼎力支持和帮助,特别的是胡大一教授,因为有亲身的治疗体验,对于连桂平衡疗法的体悟也更为深刻。胡大一教授作为心血管学科的带头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时刻关注着伊济源面神经研究进展,在人才辅助和学科体系建设方面给了很多宝贵建议和支持。现在,新的发展规划已经制定完毕,未来的发展蓝图清晰可见。

在孙连桂院长2015年发展规划蓝本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发展思路,从平台建设(健康美丽平台、学术研究平台、公益平台)到合作计划(百家三甲医院合作计划、三百家大型整形医院合作计划、科技惠民申报计划),可以说条理清晰,布局合理。而实际上,这几项规划早在2014年就已经开始试行——全国有三家三甲医院与北京伊济源面神经学研究院联袂创建了面神经治疗康复中心;一家大型整形医院与北京伊济源面神经学研究院建立了合作关系;在河南许昌设立试点社区,将肢体局部神经末梢诊疗方法下放至社区医院。从收到的反馈信息来看,规划落地实施指日可待。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局,赌的是一个学科未来的发展。从无人能治的空白到治疗有效率百分之百的成果,这是一项值得所有人侧目的成就。尽管孙连桂院长从未在面神经研究领域标榜过自己的成功,但是他的努力已经结出了累累硕果。据了解,他的研究成果已经获得了第14届全国发明展览会金奖、第26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奖、第5届华沙国际发明展览会三项金奖等荣誉,并被列入《北京市重大科技成果推广计划》和《国家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自古家有梧桐木,就有凤来栖。他所组建的伊济源面神经研究院,已经吸引了国内外专家的关注,从单枪匹马奋斗到现在带领着国内医疗精英,为共同的目标奋斗,这期间已历时二十年。年复一年,每一年制定的目标似乎都一样,但是每一年都离最终目标更近了一步。

2015年,面神经学术交流专家委员会的组建也将正式提上日程,这是未来支持面神经学科发展的必经之路。目前已经征得胡大一教授的首肯,由他担任首届委员会会长。同时,进一步推动面神经研究成果的推广,吸纳更多的人才加入到面神经研究的队伍中来,逐渐形成一个专业学科,这一直都是孙连桂院长努力的方向。而一直困扰着孙院长的病理研究证明,也将在不久的未来迎来一个难得的契机。一位来自美国加州最大医疗救援中心的华人女士,将协同她的丈夫到访,为双方的共同研究定下基础。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而这对于国内面神经学科的建设来说,仍然任重而道远。但是,我们相信在孙连桂院长的带领下,在国内行业专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国的面神经研究领域将迎来光明的未来。

【后记】

孙连桂院长是一位已经皈依的居士,用佛教中人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有着大造化和大福报的人。他的从业道路虽然看起来很戏剧化,但冥冥之中似乎真的有所牵引。从为父治病,到结识父亲的病友我国中医世家杨济生父子,继而到西医名家胡大一教授,每一个发展阶段都会有“贵人”相助,推动他事业向前发展。孙连桂院长还是一个热心公益的人,由他带领的北京伊济源面神经研究院,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他多次响应政府号召,出资、出人、出技术,为家庭经济困难、身患面部神经疾病的患者提供免费治疗。还在面瘫关爱中心的基础上与“大医博爱”公益平台对接,以“健康长征路”大型公益活动为形式,利用全国各合作医院为平台,开展各种类型的公益活动。如今,孙连桂院长的人格魅力,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他的治疗手法也已经得到了行业内人士的认可,他的研究成果为广大面瘫患者带来了福音,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

(来源:飞华健康网杰然郭晶晶胡海霞)

(版权声明:本文系飞华健康网独家专访,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标签: 品牌人物 孙连桂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