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我想拯救,就从调研下手

发布时间:2017-01-18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中国有1000多种农药,却只有30多种害虫。我国每年农药用量337万吨,分摊到13亿人身上,就是每个人2.59公斤!这些农药90%进入我们的生态环境,危害着我们的健康。

小时候,物质匮乏,但我们健康快乐。

没有玩具,我们下河游泳;没有电子设备,我们追逐蜻蜓蝴蝶,以青松黄土为伴;我们不常吃到蛋糕饼干,但每天都有高营养价值的野菜、甘甜的地下水和香喷喷的五谷杂粮。

我们在蓝天白云下玩耍,有吃不够的妈妈做的饭,有快乐无比的童年。我们没听说过雾霾,不知道什么是癌症。

记忆中的乡村

但现在,许多人都对现实的状况非常担忧。农村的清晨,曾经回荡着布谷鸟、鸽子、青蛙、知了、蛐蛐的鸣唱;而现在,很多农村的小鸟、昆虫都已经无声无息,田野、树林和沼泽里只剩下无边的寂静。

农村正在变得寂静

上述噩梦本是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过量使用农药所产生的灾难,但它时下,却也正在我国千千万万个乡村无声上演。

在我国农村,使用除草剂、杀虫剂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它价格低廉、简单方便,而且使用剂量毫无限制和监管,这些农药当然能控制住虫害和野草的生长,但也会导致土地酸化,并且会误伤许多“害虫”的天敌,良莠不分地杀死大量无辜的昆虫和微生物,破坏地域的生态平衡,有些物种甚至在几年内可能因此灭绝。

倒退40年,中国人所接触的农药种类只有敌敌畏、六六六区区几种,且并不容易出现在食物链当中。现在,新修食品安全法规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标使用的农药就高达3650项,其中鲜食农产品高达2495项!换句话说,这2495项都是我们在食物中可能遇到的。

我们到底已经食用了多少农药?餐桌上所谓美食又有几样是安全的,不涉及农药残留?偌大的国家,或许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因为我们的粮食,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全面浸泡在农药之中……

上世纪80年代开始

农药的普遍使用,一方面让粮食唾手可得,一方面也让祖先馈赠于我们的土地,越来越贫瘠、荒芜。承载了中华5000年传统农耕文明的中华大地,正在遭受迅速破坏。

农民似乎都忽略了,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农药会带来的恶果。

大自然有自己的内循环

我们国人就这样,不再依靠大自然的内部循环系统,让相生相克的生物去互相制约,而是用我们手上的除草剂、杀虫剂等农药代替!

许多地方几乎再也找不到土里面的蚯蚓,再也看不到稻田里的青蛙,甚至很多年也看不见曾经在田野里觅食的白鹭和大雁。

一位常年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士说:农药简直比偷猎盗猎的毁坏效果还厉害!

草甘膦

又是一年春天到,农民又会大量喷洒除草剂草甘膦——这是一种在我国大量销售和使用的高效除草剂。

鉴于其巨大使用量,国内外对此一直有质疑,但其毒理学实验报告却从未被公开。直到2016年初,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认定草甘膦为可能致癌物,惊醒世界。

WHO认定,草甘膦会在食物中残留,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发肺癌和淋巴腺癌。

更可怕的是,草甘膦的母液处理难度很高,生产过程中的污染问题也历来是草甘膦企业的要害问题。而我国,恰恰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原药生产和出口国。

草甘膦的使用,是个严肃的议题,它关系着全民的健康权、食品安全以及生态环境保护权。

这个浸泡在农药里的国度,如何拯救?我们想从调研做起。

针对农药的危害,如果在我国农村做广泛的实际调研,尤其是弄清楚除草剂草甘膦这个毒性强又广泛使用的种类,所产生的真实人身影响和环境破坏,迫切而又必要。

10年后的中国,雾霾不知道是否能够散去,但我们希望那时的儿孙,能不再吃到农药。

我们希望他们和我们的童年一样,能在生态的农田里玩耍、欢笑,能吃到香喷喷的五谷杂粮。不管是傍晚还是清晨,也都能听到自然生命的欢快鸣唱。

我们知道,农药调研是我们的梦想,也是很多人的梦想。它是我们健康中国理想的追求,也是很多很多国人的共同追求。

为此,调研团队将做这些努力:

一年内,用最实际、最接地气的农村调研,展示我国的农村农药危害现状,并通过多方联动及丰富的环保NGO手法,向国家相关部门频密地传达民间声音和诉求。

1、在北京注册成立环保机构,拟名为“万物生互联协会”。暨我国农业污染超过工业污染,成为我国第一大面源污染,该机构成员将致力于国内农药、化肥污染的调研和干预,并大力推进生态农业在我国农村的落地和推广。

2、在全国18个草甘膦危害明显的省(市/区)之36区/县,涉及至少20种农作物,展开对除草剂(草甘膦,莠去津、百菌灭、百草枯)以及杀虫剂(DDT、氧乐果、灭多威等)的使用和危害调研。

对施用土壤进行多项检测(包括pH、盐度、酸度、总磷、氮等以及重金属),并向当地职能部门申请农药(除草剂和杀虫剂)信息公开。同时,在对当地农民进行深度访谈的基础上,对话农业局官员、生产企业、土壤专家及国家政策制定者等利益相关方。

3、通过至少4个微信公众号(《人民特供》、《我们的农耕》、《如何援助污染受害者》、《荒野之花》)发布实时调查文章不少于40篇。

我们还将用短视频(如梨视频)和直播节目(新浪天眼直播)等资讯视频媒体平台,多渠道展示该除草剂危害调研行动及调研成果的披露。

4、开办至少两次媒体发布会,共发布两期《草甘膦危害调查报告》,并将承办中国农药危害研讨会,发布全年调研报告。

5、将农药调研成果形成2018年的人大议案,提交全国人大审查。

6、针对公众,将举办20场农药危害影像巡回展。拟定的城市有:北京、天津、哈尔滨、沈阳、长春、石家庄、郑州、济南、成都、合肥、西安、太原、长沙等地。

7、在调研地,播放农药危害相关影片(如纪录片《食为天》),向农民介绍、宣传土壤知识。

8、对长期使用农药的农民群体,将做深入访谈,预估会专门上线疾病救助的众筹。

9、统筹全国农药调研志愿者网络,并率先发起并培育不下10个省(市/区)。

相关标签: 环境污染 农药 拯救

推荐阅读